民国奇案之 临城劫车案

2016-09-12 11:18:29 来源:河北新闻网 收藏本文
 
    1923年春,北洋政府山东当局派兵三路围剿抱犊崮。孙美瑶部抵抗数月,难以解围,山上几乎弹尽粮绝,在军师郭其才建议下,决定以劫火车来摆脱困境。
 
    5月6日凌晨,一辆由浦口开往天津的特别快车经过临城(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)之南的小站沙沟,部分车厢陷入轨外,倒覆在地。正当乘客一片混乱时,千余土匪一面开枪,一面登车抢掠。顿时列车内哭声、叫声响彻夜空。这列车上有一批外国旅客,他们大多数人听不懂中国话,也未有过这种遭遇。有几十名中外旅客和乘警在夜色掩护下,潜入庄稼地幸运逃脱,其余200多名中外旅客都成为俘虏,被称为“肉票”。
 
    临城劫车案发生后,英、美、法、意、比五国公使于5月7、8日向北京政府提出抗议。9日,驻北京外国使团发表声明,限北京政府在三天内全部救出被劫外国人,逾期依日要求赔偿。北京政府下令严惩肇事地区的文武官员,并严令山东督军田中玉、省长熊炳琦火速救回被劫人质。
 
    当局早已派军队严密包围了抱犊崮,但不敢进攻。首先请当地有名望的士绅、帮会界的人物出面与土匪交涉。中间人上山后,受到土匪们的尊重,他们以乡里长辈身份为土匪们指点了“出路”。匪首们商量出两条谈判的先决条件:一、抱犊崮不撤围不谈;二、谈判要有洋人与本地士绅居间,以资保证。中间人返回枣庄后,立即向山东军务帮办郑立琦报告。外国领事和中国官员一致同意接受土匪的这两项条件,令围剿部队撤退至峨山口。
 
    5月15日,田中玉、熊炳琦与匪方代表周天松在枣庄中兴煤矿公司举行第一次谈判。匪方提出:一、政府军解围撤回原防;二、收编孙军为一旅,以孙美瑶为旅长;三、补充军火。除第三条外,其余两条官方表示可以接受。议定外国人质分三批释放。双方签字时又根据匪方要求,由外国人和地方士绅一同签字担保官方履行条约。
 
    16日,田中玉下令政府军撤退,并委任孙美瑶为招抚司令,派人持委任令上山接洽。不料在匪方杆首会议上,有人怀疑官方缺乏诚意,怕交出洋人后遭残酷报复。也有人认为趁现在手中有洋“票”,奇货可居,不妨开价高些。于是当面撕掉委任令,推翻了昨天签订的和约,孙美瑶致函田中玉,自称山东建国自治军总司令,须在政府军撤回原防并接济孙方粮食后,再正式谈判。谈判进入“相持阶段”,在此过程中,匪方提出的条件越来越苛刻,如要求任命张敬尧为山东督军,改编匪军为两师等等,使谈判难以进行下去。21日,田中玉到北京向总统府报告,建议改抚为剿,内阁总理张绍曾也同意剿,准备派冯玉祥为剿匪督办。国务院下令直鲁豫皖各省抽调兵力前往临城增援,航空署派飞机到抱犊崮上空散发传单,加以威慑。
 
    这时匪首们发现形势对他们不利,互相埋怨,为打破僵局,于25日派鲍惠尔下山,限24小时之内回山,并派匪兵两人为随从。鲍惠尔所带条件有三:一、发给六个月军饷;二、收编一万人;三、以张敬尧为山东督军。官方不予理睬。鲍惠尔如期回山。
 
    26日,田中玉由北京回到枣庄,命令政府军加强合围,派飞机绕山飞行投下传单。
 
    匪方惶惶不安,又派鲍惠尔下山,携带两个比较让步的条件:一、政府军解围撤退;二、收编以二旅为限。官方趁机要求:一、先释放西人三分之二;二、收编以有枪者为限。匪方只得应允。31日,谈判重新进行,双方协议:匪方释放全部人票,请官方入山点名,有枪者改编为政府军一个旅。官方承诺先发军装两千套,并发给匪方两个月饷。6月2日,陈调元随同孙美瑶上山办理孙部点验改编事宜。点验结果,匪军实数只有3000人,有枪者不足1200人。
 
    6月12日正午,官方代表陈调元、温世珍和匪方代表孙美瑶、郭其才、周天松,在士绅、商会和外国代表见证下正式签约。总统府外籍顾问安特生和匪方大总管孙挂枝各出具一文,担保双方不悔约,并由地方士绅、商会代表签字。最后一批外籍人票8名全部释放,13日全部到达上海。27日,孙美瑶部正式改编为山东新编旅,孙美瑶为旅长,郭其才、周天松为团长,开赴指定驻防地郭里集。被俘华籍人票也一律释放。但临城案引起的外交纠纷一直延续到10月间,16国驻华公使联合向北洋政府照会,要求惩办有关官员等。
 
    孙美瑶部被招安后,引起山东、河南一带土匪以孙美瑶为“榜样”,设法绑架“洋票”,成为“临城第二”。声称要官府将其改编为一个师。如此社会影响,引起社会舆论对北洋政府的谴责。
 
    1923年底,孙美瑶旅的士兵与驻枣庄的第十八团吴可璋的部下发生冲突,虽经地方士绅出面调解,暂时平息,但孙部与吴部矛盾日趋尖锐。
 
    枣庄驻军属于兖州镇守使管辖,临案发生后,原兖州镇守使何锋钰成为替罪羊被革职,由张培荣继任。张得知孙与吴的矛盾冲突后,匆匆赶来枣庄召见孙美瑶。张培荣也是一位江湖人物,孙已向张递过门生帖子,张以长辈口气批评孙说:“美瑶,你是个旅长、将官,与小小团长吵闹,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?”两人谈得志趣相投。张于当天返回兖州。
 
    不久,张培荣借枣庄中兴煤矿公司俱乐部设宴,向地方士绅、名流一一发去请柬,调解孙美瑶和吴可璋的矛盾。次日上午9时,客人们陆续前来。孙美瑶到二门处,张的副官将孙的随从人员邀入二门内的客厅就座。孙美瑶一人大步跨向正厅,早有人大声传呼:“孙旅长驾到!”张带领士绅正要降阶相迎时,恰有一位便衣窜向前从孙腰间迅速抢过手枪。与此同时,另一便衣猛将一把石灰撒在孙的眼睛上。孙大喊一声:“干什么?”一语未了,撒石灰的便衣顺手将孙的头往下一按,另一人手起刀落,将孙的头砍下来。全部动作如同迅雷不及掩耳。
 
    孙部下级军官和士兵群龙无首,一律缴械,由张给资遣散。但营长以上军官20余人被处死。唯有郭其才、周天松因当初积极主张接受招安,官方对此两人网开一面。他俩因遭到被遣散匪众忌恨,只得远离鲁南,携眷避往济南,后入陆军讲武堂学习。
 
    孙美瑶被杀后,其兄孙美松收集残部流窜胶东,与当地土匪合伙,占领马耳山为地盘,组织机关形同官府,按户勒捐、绑票勒赎。北洋政府时期鲁省匪患不仅未根除,反而此伏彼起,蔓延不断。
 
    郭绪印
 
文章关键词: 临城 车案
相关新闻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  |   版权声明  |   服务条款  |   广告业务  |   实习申请  |   网上投稿  |   新闻热线